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

网络红包是添了新年俗 还是冲淡了年味?

作者:    文章来源:桂工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02-18 11:19:54.0        我要评论( 0 )

  自去年春节红包功能推出之后,“抢红包”的活动便在网络上迅速升温,甚至成为春节期间火热的娱乐项目。今年春节,全国参与各类型红包游戏比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度增长。大到央视春晚互动,小到家庭娱乐,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天真活泼的幼儿,男女老少齐上阵,你抢我夺不相让,你方发罢我登场。更有甚者,洗漱、做饭、开车等红灯时都有人紧盯屏幕,生怕错过“抢红包”。不可否认,“抢红包”已经成为网络时代一种常态,有人认为这已然成为新年俗,但也有人认为“抢红包”已经成为疏离身边亲情的罪魁祸首。网络红包的存在到底是增添了新年俗还是冲淡了年味?

  1、“抢红包”淹没了传统年味?

  蓦然回首,直到除夕晚上最后一轮“咻咻咻”过后,大家对“敬业福”才彻底绝望。按照支付宝超过4亿的实名认证用户数量,除集齐五福的79万余人以外,马云玩弄了所有人的感情。除了支付宝的外,腾讯旗下的QQ和微信也参与此次红包大战,分别推出“刷一刷”、“摇一摇”,但每轮一块五的红包实在让人难以提起兴趣。有网友撰写对联称:摇一摇摇到手酸只有一块五,咻一咻咻到手酸还差敬业福,横批:二马耍猴。

  今年的除夕夜已经彻底变成了微信和支付宝角逐的最大战场。支付宝花了8亿发红包,还搭上了央视春晚,微信也一如既往地因为红包导致服务器一度瘫痪。很难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辛苦工作一年难得换来的几天团圆假期,我们花了几小时甚至几天时间盯着手机抢那么几毛几块的红包,真的很值当?对此有网友称:手机替代酒杯,成了除夕夜最重要的物件。“咔嚓”或“咻咻”替代欢笑,成了除夕最频繁的声音。以往,老人还能转到电视上的春晚节目,掩盖孤寂和尴尬,今年春晚连这个都做不到了。

  国人之所以造出“年”的民俗,就是因为,平时人们日理万机忙工作、忙学习、忙发展,不知不觉会疏忽老家、老街、老娘、老感情,真情少了,物欲就会增多;沟通交流少了,情感就会有所疏离,久而久之,幸福感就会有所流逝,这显然不是健康而有意义的发展。显然,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不利。所以,才需要通过丰厚的年文化,滋养日益功利的心灵,日益浮躁的思维,通过全民性的跋山涉水的“回家过年”,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手握手的沟通,以及开怀畅饮,诉说衷肠,疏解情绪,缓解压力,清除物质崇拜中的情感阻塞,发展失衡,达成更多的精神共通。

  今天,“抢红包”竟然成了全民动作,将过多时间、精力、情绪都投入到数字化操作中、虚拟化程序中,为金钱而热闹、为金钱而过年,个人倒是得到了狂欢,属于老人、亲人和朋友的宝贵时间却被剥夺了。相处成了轰轰烈烈的抢夺红包大战,让他们在寂寞冷清和孤独中过年,内心肯定不好受。“回家过年”成了地地道道的“抢红包过年”,回家的意义也会大打折扣。所以有老人才说,我们只想你能陪我们说说话。“手机联通了世界,但阻隔了亲情。”这应该也是不少人的共同心声。

  2、“抢红包”是新年俗?

  对于网络红包冲淡年味的说法,有相当一部分人持反对意见:什么是年味?谁给年味下的定义?谁说过年就得看春晚守岁聊天拜年才算是年味?对于年轻人来说,抢抢红包、打打游戏,甚至从网上搜一家过年不打烊的餐厅,和朋友聚一聚,这就是他们的年味。“红包”作为一个符号,是收到心意的喜悦和拆开未知的惊喜。支付宝、微信红包将这个符号电子化、互联网化,通过这些红包,他们没有失去红包原本的意义,反而这个原本只在两辈人之间传递的情谊扩散到了同学、好友、同事之间。对着长久不见的朋友、不知如何勾搭的女神,一个拜年红包丢过去,既不突兀,又能开启话题。而明年后年被电子化的春节符号是什么?是年兽、是对联、还是财神?挖空心思的互联网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点,这些代表春节,代表年味的符号不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流失,只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

  与其他传统节日类似,春节以往最大的社会感召力,往往在于吃吃喝喝。而迈过温饱奔向小康的国人,显然需要春节节日消费的大升级、大转型,才能形成节日与人心的共振。

  作为三个黄金周之一,所有的商业主体都必须思考一个命题:如何让主流消费人群在春节这个节点,最大限度地释放消费力?这恰恰是春节网络红包的真正价值所在。区别于以往的压岁钱,网络红包所指向的新经济,以符合新生代趣味与个性的玩法,营造了别具一格的虚拟场景,那就是无数人快乐地争抢红包。尤其是与春晚的结合,更让节庆晚会的场内与场外互动达成高潮。

  每年春晚的收视人群多达数亿,网络红包则打通了电视大屏幕与手机小屏的情感通道,同时起到了“拉新”效应——让更多80后、90后进场,参与到“抢红包”的狂欢中。相比于以往的天价冠名,植入广告,网络红包直接将收益送达“咻一咻”的每个参与者,这是互联网经济的最大优势,用分享经济模式,来满足当下去中心化、个性化的消费需求,让受众获得的不仅是几块钱的红包,更是红包上的各种附加值,包括人际关系的亲密度增加、类似于游戏PK所带来的新鲜和刺激感。

  3、年味的变与不变见仁见智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节日之一,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社会变迁和文化的现代化,节日的精神内核和表达形式都在发生变化。春节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民俗的标杆,这些年来一直面临着年味越来越淡的困境。在数字化、商业化、西方观念的冲击下,这些年,年味本就出现了淡化趋势,为了让传统文化得到时代传承,我们在注重数字化、信息化特色的同时,更要多留住传统文化的芳香、陈年醇厚的文化味,而不能只顾自己狂欢,冷落了老人和朋友;只顾自己时尚,而忘记了自己的文化传承责任,毕竟过年的终极意义,不是为了追逐红包的多寡,更在于精神和道德的升华:懂得感恩,注重沟通,净化灵魂,吐故纳新,盘点过去,面向未来。

  每当新年俗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旧有的仪式——比如电子贺卡、短信拜年之类,便迅速被替代和抛弃,既不留丝毫痕迹,也没有追念的必要。更快地谋杀自身、别立新宗,是商业利益使然,也是网络化年俗的基本特性。

  于是,当人们谈论网络技术所创造的新年俗的优劣时,真正的标准恐怕并不在于它是否夺人眼球、形成一时的风尚,而在于,这样的社会风尚对于形成新一轮社会集体记忆究竟有几分效力?由此形成的社会集体记忆,又能为后续的社会仪式的发明创造提供什么样的情感基础?如果说今天以二三十岁的青年一代为中坚所开发和推动的网络新年俗,其植根和依据的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城乡巨变中的新年记忆和过年习俗的话,那么,再过20年,被如今的新年俗熏陶着长大的年轻人——领着微信红包、看着弹幕、吃着天南海北的年货乃至到境外旅游过年的一代人,当他们支配技术或被技术支配之时,他们发明仪式的能力将会如何呢?

  当然,近两年“抢红包”的发展趋势犹如大江潮流势不可挡。红包带动商业模式的升级,并带动互联网特色向更广更深的维度迈进。这种由中国民俗与现代科技融合的中国式的商业模式,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留下鲜明的中国印记。当然,针对庞大的用户基数,再大的红包,都会显得微小。但是好在人们除了和商家与机构抢之外,家人、同事、朋友、同学等各种层级的交际圈,都越来越认同这种交接与沟通的形式和方法,并各自玩出越来越多的新花样。这为互联网时代的春节,增添不少的亮色和热闹度。至于,“抢红包”是否淹没传统的年味?的确见仁见智。

  但可以肯定,每一代人都会根据他们的成长经验和社会认知重塑年俗。只是我们需要辨认,在这一过程中,作为社会仪式的新旧年俗,究竟如何区别于一般的消费行为,在人们的集体记忆中打下真正的印记,从而使社会可以在这一基础上,往更良好的方向延续自身。

[编辑:梁恩瑞 ]
上一篇:贫困农村的“光棍危机”如何扭转  下一篇:台湾地区通过《病人自主权利法》 病人生死谁做主?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 承办:广西工人报社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3
电子标识编号:CA2100000006043882500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451002013000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桂)字第013号
桂ICP备1200027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
举报电话:0771-5846863 举报邮箱:tg@gxwor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