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工会新闻
首页 > 工会新闻 > 关爱农民工

不少年轻人热衷编程变身“码农”

数字化技能需求强烈,新生代农民工择业有了新变化

作者:乔然 韩阳阳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    录入时间:2021-08-24 09:33:56    我要评论( 0 )

图片来源:新华社

  阅读提示:最近,一份关于“新生代农民工”的监测报告引发热议,报告显示,北京新生代农民工占比达50.1%。随着信息社会的高速发展,新生代农民工的学历水平、自我学习意识都在不断提升,职业选择也更加多元,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愈加受青睐。

  近日,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在北京全市范围开展了农民工市民化进程动态监测调查,并公布了《2020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数据显示,新生代农民工(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及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占比达到50.1%,已经成为农民工群体的主力军。

  报告一出,便引发网民热议,其中提到了一个显著的变化,除了人们熟知的居民服务、制造建筑业、批发零售业等传统行业外,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比例为7.9%,比上年提高3.7个百分点,在所有行业中增幅最大。日前,记者采访发现,在信息社会高速发展的当下,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选择也有了更加多元的维度。

  A、新生代“码农”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这是26岁的张帅对于年轻人选择职业的看法。在山西某本科学校学习软件工程的他,临毕业时决定到北京找工作,如今已经在某中型信息公司从事网页搭建工作2年,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码农”。

  出生在山西农村的张帅从小跟着父母在老家种地,他表示,在自己小时候的意识里,曾觉得种地比当老师还要挣钱。然而,随着自己不断成长,接受更多的学校教育,他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大学毕业后,张帅认为大城市有更多的工作机会,父母也都支持自己的选择,“很自然就来到北京工作了。”张帅告诉记者,选择成为一名程序员,最重要的是“这份职业的较高薪资非常吸引人”,每月超过一万元的收入能够让自己实现个人目前的“财务自由”。目前还单身的张帅除了每个月有2000多元房租的固定开销,剩余可支配的收入完全可以满足自己在服饰、美食等方面的消费。

  和张帅同属一家公司的陈晓今年刚满30岁,已经是一名奶爸,每天除了工作之外,还要照顾妻子和孩子。除去基本的生活开销,每月剩余的工资还要打给远在陕西农村的父母。而程序员相对丰厚的薪水能够让陈晓足以应对一家老小的开支,经过3年的努力,他刚晋升为组内负责人,收入也有了明显增加。

  “人嘛,就要不断往前闯。”陈晓之前曾在广州创业做化妆品生意,但因没有成熟的互联网推销模式最终失败,辗转多地后最终来到北京工作。在他看来,身为农民的父母一辈子追求稳定,而自己则想趁着年轻多实现人生价值。“只要努力,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陈晓说。

  B、自我提升和赚钱同等重要

  高薪资的背后,则需要长时间、高强度的付出。陈晓每天的工作时间为早8晚7,周末偶尔的休息时间还要用来陪伴孩子。为了尽可能节省房租,他把房子租在了五环以外,每天上班就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通勤。

  即便如此辛劳,乐于学习的陈晓也会在通勤的时间中拿起手机看看技术类的短视频,学习一些前沿的编程代码知识。刚入职时,他还参加过考研培训班,尝试提升自己的学历。陈晓深知:“如果不能持续学习,很快就会被淘汰,因此要不断提升自己。”

  和陈晓一样有强烈学习意愿的新生代农民工不占少数。据7月20日发布的《2021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调研报告》显示,69.1%的95后新生代农民工渴望获得职业技能培训机会,其中75.04%的人想从事服务行业,尤其是和互联网相关、数字化程度高的服务业。此外,95后农民工受教育程度高于一二代农民工,并且多数在城市出生或长大,而有9.47%的群体有着强烈的数字化技能需求。

  对于不少新生代农民工而言,自我提升和赚钱同等重要。如今从事数据库管理与维护的李倩就向记者表示:“技术更新太快了,必须要不断学习才行。”刚入职时,李倩工作状态比较轻松悠闲,每天下班后会看看网剧、综艺等放松心情。然而,随着工作不断深入,她发现自己的工作内容随着技术更新而变得越来越复杂艰深,如果不及时充电,很快就跟不上节奏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育与开放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建伟表示,对于新生代农民工来说,尤其是95后农民工,如果职业技能没有随着产业升级、数字化升级而升级,工作年限越长,收入和上升机会并不会因此变得更多,甚至会更少,因为现在许多数字化信息化工作技术更新太快,不及时学习新技能很快就会被淘汰。

  C、学历更高,选择也更多样

  报告显示,除了从事信息技术服务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增幅最大外,新生代农民工的学历水平也在发生变化,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占比为21.2%,比上年提高7.9个百分点,其中,大学本科学历的占比为20.0%,研究生学历的占比为1.2%。

  27岁的刘洋就是这1.2%中的一份子,目前在北京就读研究生的他希望未来能够回到河南老家从事教师工作。刘洋告诉记者:“现在最要紧的是磨炼自己,具备足够的能力,这样在日后的求职中才会有更多选择。”他还表示,身边像自己一样的农民工子弟也在不断增多。

  除了学习技术之外,陈晓也对未来有自己的规划:“互联网行业具有不稳定性,将来考虑回到家乡开办养殖场,现代化的科技农业也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李倩已经在北京打拼了5年,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和状态都还比较适应。“我受过高等教育,在思维方式上和父母不同,我更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把握自己的生活。”李倩表示,现在家乡省会城市郑州发展得也很不错,她打算过段时间看看,有没有机会回到家乡工作。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育与开放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苏丽锋表示,如今,随着越来越多数字化新职业被人社部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从业者可通过职称考试来获得落户城市的积分甚至奖励,从而能更好的在城市扎下根来。另一方面,为农民工提供完善的职业技能培训,尤其是数字化职业技能培训,也是相关部门完善的重点,这一举措将有利于激发更多的人力资源,促进社会发展。 (来源:《工人日报》)

  延伸阅读:“新生代农民工”为何有人诧异

  2020年监测数据显示,新生代农民工占比达到50.1%,男性占比高于女性。新生代农民工中男性占比为66.3%,比上年提高4.6个百分点;男性占比高于女性32.5个百分点,比上年提高9.1个百分点。就业集中于劳动密集型行业,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大幅提高。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被视为朝阳行业,从业者也被称为“码农”“IT人才”,是广义上的白领工作。但通过报告很多人才发现,原来这些行业从业者,和农民工也是有交集的。原本是调侃,没想到这下真的坐实了:有些“码农”确实属于农民工的一种。

  所谓“新生代农民工”,并不涉及价值判断,只是一个事实描述: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也就是说,“新生代农民工”与工种无关,主要是户籍状态。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诧异:自己写着眼花缭乱的代码,穿梭于玻璃幕墙的写字楼,收入极为可观,到头来还是“农民工”?

  大众不应该把“农民工”视为一种带有情感色彩的称呼,这是个中性词汇。之所以提到农民工,脑海里似乎能浮现一种群像,是因为过去大量农民工囿于知识背景较为单薄,多从事体力劳动。但从来也没人说农民工就是体力劳动者,收入就必然有限。农民工当然可以在知识层次提升之后,成为新业态的领军人物,得到丰厚的物质回报。如果借着产业转型升级、人口素质提升的档口,农民工的整体面貌为之一变,自然也是令人欣慰的社会景观。

  但不可否认的是,“农民工”一词,可能确实让不少人有一种“回到现实”之感。新生代也好旧生代也罢,无论工作内容、所处阶层发生怎样的变化,他们都面临着一个相似问题——户籍与所在城市的分离,以及由此产生的公共服务与权利差别。这种差别,有时也未必会随着学历、收入、就业领域而发生改变,即便已经实现阶层流动,一种原初的身份归类也可能始终都在。

  当然,“新生代农民工”让不少人恍然大悟,其实也说明,随着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推进,市场经济提供的服务替代品增多,人们对户籍状态的感受相对不明显了。比如医保异地报销便利了,或是商业保险产品种类丰富了,户籍所关联的基础服务对一些人来说不是那么“紧缺”了。

  不过,总体而言户籍依然很重要,比如在婚恋市场上,户籍很多时候依然是“一票否决”的硬性标准,这本身代表了民间对一种权利地位的判断。而在政策层面,户籍多数时候仍是购房、上学、就业的主要依据,关系到许多重大的人生选择。

  “新生代农民工”成为舆论热词本身也是个提醒,同为城市人,但享受的公共服务仍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还是要拿到户籍改革、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框架内来寻找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则是坚持市场经济导向,市场经济的价值内涵必然是流动的、公开的、有选择的、机会公平的,社会环境越向这种状态靠拢,越有助于服务可选项的增多,从而淡化户籍在日常生活里的存在感。 (来源:光明网) 

[编辑:梁恩瑞 ]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 承办:广西工人报社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3
电子标识编号:CA2100000006043882500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451002013000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桂)字第013号
桂ICP备1200027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
举报电话:0771-5846863 举报邮箱:tg@gxwor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