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职工文化
首页 > 职工文化 > 散文

苦味品人生

作者:黄淑芬    文章来源:桂工网    更新时间:2020-08-20 11:27:11.0    我要评论( 0 )

  晚餐饭桌上,我夹了一筷子苦瓜放进儿子的碗里,儿子马上大声嚷嚷:“我不吃苦瓜,苦苦的。”我认真地对他说:“人总要吃点苦,每个人的一生不会从头到尾都有甜蜜相伴,酸甜苦辣才是生活本来的面目。”儿子似懂非懂地点了一下头。

  我的家乡平地少,山地多,农作物大多种在山上。记得那年我12岁,母亲在山上种了番茄、辣椒、茄子等蔬菜。星期天,母亲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挑水上山淋菜。一对小塑料桶和一根扁担是我全部的劳动工具。母亲把我带到了村中的小河沟,她取桶打满水,交待我说,“累了,就放下担子在路边休息。”我弯下腰挑起担子,一步步往山上走去。

  开始的三担水我挑得很轻松,越到后面,我休息的次数就越来越频繁。挑到最后一担水时,我的力气几乎已经用光了,我放下担子,大口喘气,坐在扁担上用草帽不停扇风。等气息平稳,身上凉快了,劲却没有了,我在磨蹭着不想上山。

  村里的三叔也在担水,他把担子停在我旁边,抽着烟,缓缓地对我说:“今早挑了几担水?累了吧?”我有些显摆地大声回答:“挑了9担,这是最后一担,我不想上去了,当农民真苦。”三叔对我伸出大拇指,鼓励我说:“最后一担,也是最轻松的。因为所有的累和苦就在这一担结束。当农民是苦,但人生必须得吃些苦。”说完,他麻利地起身挑水在肩,对我说:“走吧,马上到山顶了。”也许受了三叔的影响,我一口气把水担到了山上。

  也是这一年的暑假,家里要收玉米,母亲为我准备了一对小箩筐。玉米地在很远的山里,玉米个大又沉,比担水更重。往往开始劲头足,到最后就焉了。只挑了两担,我肩上就长出了血泡。我当着母亲的面,把扁担一丢,说:“这活太苦,我不干了。”母亲扯我坐在草地上,语重心长地说:“世上有哪样活不苦,你跟我说说。”我被问得哑口无言。

  世上有哪样活是不苦的?即使人已到中年,我还真找不出来。年过40的我没有出现“三高”,这真得感谢母亲,感谢生活中的苦,让我依然拥有健康的体魄。

[编辑:梁恩瑞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如何解释打卡?哪些词没收?看《新华字典》的故事 刚刚上市的第12版《新华字典》以其熟悉的面貌带来一波回忆杀,..
  • 要比太太圈吗?唐朝贵妇们笑了 在最近热播的都市剧《三十而已》中,三个性格、经历各异的角色..
  • 战高温 近日,在金秀县农网改造施工现场,电力工人正冒着高温进行塔上作..
  • 西瓜真甜 柳州车务段工会为该段在高温时段坚守岗位的职工配送冰镇西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3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桂工网微信二维码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