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雷场青春

作者:宋邦稳 关磊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05-10 19:03:12.0    我要评论( 0 )

  搜排手正在标识可疑物体。 宋邦稳 关 磊 摄
  搜排手在互相检查防爆装备,确保安全。 宋邦稳 关磊 摄
  移除清理完毕的雷区界碑。 宋邦稳 关 磊 摄
  雷场移交前,扫雷官兵会手拉手在作业完的雷场上来回走两遍,让老百姓放心。
  019号雷场搜排出的地雷。
  扫雷官兵正在搬运炸药,准备清除雷场植被。
  小心翼翼地控制搜排出来的地雷。

  “充电,3、2、1,启爆!”

  “轰隆”“轰隆”……爆破筒连续的爆炸声让脚下的美女山都在震动。浓烟夹杂着泥土、树枝叶、小石块四散开来笼罩着整个山头,原本晴朗的天空暗下来,像是天要黑了一般,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

  “爆破的浓烟有毒。”广西东线扫雷队队长王京说着戴上口罩,其他官兵也赶紧用口罩捂住口鼻。

  3月5日清晨,王京带着广西东线扫雷队几十名官兵来到编号019的雷场。雷区位于凭祥市友谊镇渠历村美女山的反斜面,这是他们在这里作业的第7天。

  十几分钟后浓烟散尽了,王京拍了拍身上的灰,戴上一顶蓝色安全帽,拿着地图和对讲机向雷场走去。

  爆破后的雷场上尽是光秃秃的树干和炸翻出来的黄土,几块大石头也被炸得七零八落,一条条爆痕沟从坡顶一直延伸到爆破区域的尽头,“看着有种凄凉感”。

  爆痕沟间隔两米左右,是“雷场上唯一相对安全”的土地,王京沿着爆痕沟走进雷场,比对着地图查看爆破情况。雷场下方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没有爆破过的雷区,那里荆棘丛生,“已经几十年没人涉足”。

  去年11月27日中越边境扫雷行动正式启爆以来,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担负了广西段的扫雷任务,王京受命担任该旅东线扫雷队队长,现地指挥东线扫雷行动。

  这个28岁的陕西小伙子,几年前就带着原来边防团排雷队官兵执行过不少安保和排爆任务,他的脸上透着同龄人少有的老成和干练。3个多月雷场作业,王京脖子以上的皮肤都是黝黑的,脸上晒得翻着细小的白皮。扫雷队的官兵大多是90后,雷场勘测、现地指挥、作业情况他都得操心,任务时间紧,他连婚礼也是赶在春节暂停作业期间回家办的。官兵调侃说:“队长是回家过年顺便结个婚。”

  “1平方米不到的土地上发现了5枚地雷”

  “纵深还要推进20米。”王京看着地图上雷区标识位置,用对讲机指挥官兵:“爆破组开始装填炸药,准备下一波次爆破。”

  30多名扫雷队官兵扛着整箱整箱的爆破筒沿着爆痕沟小心翼翼往下走,到达雷区边缘后取出爆破筒一节一节连起来,伸进更深的雷场,装药、接线等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中越边境广西段历经第一次、第二次边境大排雷,以及勘界立碑扫雷行动等几次零散扫雷后,人、畜触雷事件大大减少,但雷患并未根除。如今,广西边境8个县(市、区)共17个乡镇还遗留有53处200多万平方米雷场。东线扫雷队的计划任务是彻底清除东兴市、防城区、宁明县、凭祥市4个县(市、区)29个遗留雷场雷患。

  “敌人在埋雷,我们作战部队也埋雷,民兵也埋,边民也埋过。”当年的边境作战结束后,部队调防、换防、整编、撤编,民兵流动性更大,哪里是雷场成了一笔“糊涂账”。

  “总有新雷场不断被发现。”王京无奈地摇摇头。

  截至3月14日,东线扫雷队已完成移交了11个雷场,原计划搜排面积16万平方米左右,实际上他们搜排的面积要比这个数据多很多。王京的挎包里装着一本厚厚的打印雷场资料,数据还是第一次和第二次边境大排雷时勘测的。

  资料中记录着019号雷场的情况:“正面300米,纵深60米,面积约1.8万平方米。”但实际复勘时,宽度和纵深都延伸了。原计划“三四天完成的扫雷任务”,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没完成作业,“估计这山的整个反斜面都是雷场”。

  “报告队长,发现58式防步兵地雷一枚,请指示。”王京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雷场的另一端,正在装填炸药的下士肖双飞在爆痕沟侧面发现了地雷,王京连忙赶过去。

  肖双飞扛着爆破筒沿着爆痕沟往下走时,发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还以为是块石头,差点一脚踩了上去”。等他放下爆破筒再回来细看时才发现是地雷,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

  这个新发现的地雷还没处置,相隔三条爆痕沟的地方也发现了地雷。

  “雷埋这么密集啊!”有人感叹。

  “这不算密集,026号雷场上,1平方米不到的土地上发现了5枚地雷,是我们排雷以来遇到的地雷最密集的一次。”22岁的下士肖双飞说着脸上有一种豪气,因为这5颗地雷是他发现的。

  就是那片一平方米不到的区域,排出了5枚地雷。让所有人惊讶的是,5枚地雷都是从未见过的雷种。王京查阅资料才知道是东德PPM-2式防步兵诡计雷。

  “第一个踩上去的人不一定能启爆,但是第二脚、第三脚……后面总有一脚会启爆——这就是诡计雷。”战场上通过雷区时,后面的人一般“都会沿着前面的足迹走”,结果诡计雷就会在人群中间爆炸,“一下子就能干掉一大片”。

  “雷区的地雷可怕,被老百姓移动过的地雷更可怕。”常年和地雷打交道,王京了解到,很多边民开荒时发现了地雷,有的不向部队反映情况,自己又处理不了,就想办法把雷随便移到别处去了。

  “反坦克地雷人踩上去不会爆,边民移动一下也不可能引爆。”王京说,前几年有辆面包车在一个雷场标定区域外很远的地方压到了反坦克地雷,结果“地雷炸了,车毁人亡”。

  “雷场上没有哪片土地是绝对安全的”

  爆破作业完成后,负责搜排的官兵穿好防爆服,戴上防爆头盔,右手握着探雷器扛在肩上,左手握着小铲和探雷针,整齐列队在哨所前的操场上,别在胸前的红、黄两种颜色的旗子格外显眼。

  “准备开始搜排了。”王京站在队列前讲话说,“每一次警报声都要当作地雷来处理,哪怕是一节铁丝也要排出来,表明警报声是铁丝引起的,雷场上没有哪片土地是绝对安全的!”每次任务,他都要重复这段话。

  搜排手进雷场后,探雷器的警报声在雷场上此起彼伏。搜排过安全的区域他们插上黄色旗子标识,搜排出地雷的地方,用三面红旗子围着地雷标识。

  没多久,肖双飞手里的探雷器也发出了警报声,他把探雷器往四周平行移动,在探头警报声最强的区域停顿一下,又将探头向四周小范围扫一圈,警报声变弱了。

  “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区域比较可疑了。”肖双飞慢慢蹲下来,把探雷器放在身后,用小铲轻轻扒开报警区域的浮土,再用探雷针斜插入土中试探可疑物品的位置,探雷针碰到了硬物。

  肖双飞用小铲从侧面慢慢掘开土壤,可疑物露出来了,“是一块地雷破片”。

  “现在排到地雷已经不像遇到第一个雷时那样激动了。”肖双飞第一次发现地雷是去年12月上旬在001号雷场作业时,他提着探雷器沿爆痕沟往下走,突然探雷器发出了弱弱的警报声。

  他停下来回到刚才探头掠过的区域,还没探扫就发现了一个“圆圆的有点像石头的东西”,探头再扫时强烈的警报声已经确定那是个地雷,它是爆破时从土里炸翻出来的。

  “队长,地雷,地雷!”肖双飞激动得忘了规范的报告词。不远处的王京看了一眼地雷说道:“重新报告!”

  “报告队长,发现……额……58式……不,69式防步兵地雷一枚。”肖双飞还是很激动。

  “就像新兵第一次实弹射击就打了十环一样。”肖双飞说,有了第一次排出地雷的经历,他变得“老到多了”,心里对雷场也不再恐惧了。

  扫雷队的官兵们说,雷场“说危险也危险,地雷是埋在地下;说不危险也不危险,现在装备已今非昔比了。”探雷器的探测深度是50厘米,“50厘米范围内一节铁丝也能探出来”,“遇到不同金属还能发出不一样的警报声”。肖双飞现在已经能通过探头报警声音大致辨别是不是地雷。

  “再说了,防爆服能最大限度保证我们生命安全,防爆靴子做过实验,200克TNT(烈性炸药)炸过放在里面的猪腿,也只是骨裂。”肖双飞抬起他脚上的防爆靴说,“防步兵地雷的装药量一般就是100克TNT。”

  但是王京可不这么想,“雷场上每一步都要非常细心谨慎,来不得半点含糊。”他说。

  为了“天下无雷”

  虽然雷场作业完成度已经快接近一半,广西段全线53个任务雷场,已经交付20多个,距离任务期限也还有七八个月,可是“谁也不知道还会新增多少雷场”。

  “雷全部排完移交给当地政府,才算排完了一个雷场。”移交时,王京会和官兵当着政府代表和村民的面“趟雷场”,手牵手在雷场上走几个来回,证明雷场地雷已经排完了。  

  “趟雷场是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告诉他们,每一寸土地我们都是认真搜排过了,眼前这片土地,每一寸都是安全的!”扫雷队官兵总是这样说。  

  “你没见过那些被地雷炸掉胳膊腿的人,你就不知道边民有多痛恨地雷。”雷场复勘时,王京走访了好多被地雷炸伤过的边民,其中友谊镇卡凤村的边民梁勇让王京印象最深刻。“1999年征兵前一天,他上山开荒被地雷炸掉了左腿。地雷彻底改变了梁勇的一生,如果不是踩到地雷,他也许已经去当了兵,或者做生意,至少不会困在家里,什么都干不了。”

  雷患不彻底清除,边境开放开发也会受阻。崇左市龙州县修建水口贸易口岸工程时,一辆挖掘机压到反坦克地雷,挖掘机炸毁了,司机也被炸死。当地政府想到请驻地边防部队组织力量对工程区域排雷,后来地雷排完了,官兵也现地趟了雷场,可工程方拿出双倍工资也请不到挖掘机司机。

  早日清除雷患是这群80后、90后官兵的心愿。王京说,今年春节时,扫雷队官兵自己创作了一副春联:“黑盔黑甲黑面孔步步为营除旧患,红旗红心红爆竹声声震天迎新春。”横批是:“天下无雷”。

[编辑:梁恩瑞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雷场青春 雷场上没有哪片土地是绝对安全的,甚至在1平方米不到的土地上发..
  • “龙”家族2019年抱团探海 协同作业有望成标配 日前,船龄高达30多年的我国大洋科考功勋船——“大洋一号”船..
  • 2018年5月10日-第5913期
  • 母亲节,向“职场妈妈”致敬 在职场中有这样的一群人,她们一边工作,一边承担母亲的职责;她..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4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
广西工会微信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 桂工网职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