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工业新闻
首页 > 工业新闻 > 产业 > 产业新闻

以大通道建设推动高水平开放

作者:    文章来源:广西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3-13 14:09:32.0    我要评论( 0 )

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 董文锋 魏 恒

近几个月来,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的部分货物改变了货运线路:以往是沿长江水运到上海转运东南亚,现在则选择走铁路南下广西北部湾港出海至新加坡等东盟国家。“整个运输时间可节约20天!”公司物流部负责人高兴地说。

这条中国西部企业越来越看重的新通道,正是北联“一带”南接“一路”、有新时代“国际灵渠”之称的中国-新加坡互联互通南向通道。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广西代表团审议时,明确赋予广西开放发展“三大定位”——构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去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西视察时再次强调,广西有条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肩负“三大定位”新使命的广西,同沿线兄弟省份全力合作,以推进中新南向通道建设为重要抓手,加快实现中国西北与西南、中西亚与东南亚、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三大联通,推动自身形成“深耕东盟、拓展南亚、面向世界”的开放新格局。

最近几天,中新南向通道也登上了国家政治舞台。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推动国际大通道建设”,“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正参加全国两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境内外媒体、各界人士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一重大议题。

应运而生,大通道从蓝图变为现实

多年来,高企的物流成本一直是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瓶颈。

“内陆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远高于沿海地区的8%和发达国家的4%。”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必须创新思路、机制,缩小东西部地区在物流、融资等方面的差距。

翻开中国地图,西部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一眼可见——广西北部湾。由于基础设施薄弱、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航线稀少等原因,西部出海大通道一直通而不畅。东向通道,走长江水路或陆路到上海、连云港等地出海,成为西部地区货物外运的主通道。

随着经济加快发展和对外贸易额的快速增长,西部企业货运的传统物流格局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一方面,走长江出海的江海联运通道路程遥远,物流时间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长江航运面临通过能力日趋饱和、季节性因素制约等诸多瓶颈。

“西部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急需开辟一条更方便快捷的贸易新通道。”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小溪介绍,在中新两国领导人的共同推动下,2015年11月,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式启动,其重要目标之一即为降低西部地区物流成本、促进国际间投资贸易增长,南向通道应运而生。

根据规划,南向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阳、南宁,通过广西沿海沿边口岸,到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辐射南亚、中东、非洲等地;向北与中欧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甘肃主要物流节点,连通中亚、欧洲等地,形成首条纵贯中国西部的南北货运大通道和完整的国际陆海贸易环线。

作为中国唯一与东盟陆海相邻省份的广西抓住机遇,主动赴国家有关部委和地区对接洽谈,得到国家层面和沿线各地大力支持,中新南向通道逐渐从蓝图变为现实——

2017年8月31日,渝桂黔陇四省区市在重庆签署了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和关检合作备忘录。

9月25日至28日,南向通道海铁联运常态化班列(广西北部湾港-重庆)首次实现双向对开。

一天后,历时9年艰苦建设的兰渝铁路全线通车,兰州发往重庆至广西北部湾港的货运专列开通,结束了中国西北与西南地区之间铁路迂回绕行的历史。

随之,更多班列正式开行,中新南向通道建设驶上快车道。

11月1日,北部湾港到香港的“天天班”正式开行,解决了北部湾港至东北亚、美洲等东行货源的中转问题;

11月3日,蓉桂班列成都-钦州列车首发,相比经长江出海的江海联运模式,该线路缩短10-15天运输时间;

11月9日,阿联酋航运北部湾港-印度/中东远洋航线首航暨北部湾港-新加坡“天天班”公共航线正式启动,成为南向通道首条远洋航线;

今年1月17日,首趟由广西发往欧洲的中欧班列从钦州港火车东站驶往波兰马拉舍维奇……

此外,南向通道公路跨境运输也加快推进。2017年9月11日,我国西部地区经凭祥连通中南半岛国家的跨境公路运输实现常态化运营;11月28日,南宁-河内的铁路集装箱直通班列首发,目前每周开行两列,中越铁路集装箱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

“中新南向通道是目前‘一带’与‘一路’的最佳联结点,具有广阔的市场价值。”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认为,这条大通道的优势在于把横贯中亚的渝新欧铁路与联通东盟的渝桂新铁海联运通道,有机衔接起来,使中国全境大部分区域与欧亚大陆以及东南亚、非洲等形成联结,大大提高了货物的通行速度。

潜力无限,大通道让末梢走向前沿

2017年9月,第14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哈萨克斯坦作为首个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出任特邀合作伙伴,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东盟国家相会广西。

“一带”牵手“一路”带来无限遐想,南向通道则让这种遐想成为现实。“沿线国家和地区可借此实现产能、市场等要素的共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崑说。

舆论普遍认为,南向通道前景广阔,意义重大。一是有利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二是有利于促进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三是有利于深入推进我国西部大开发。

经过多年西部大开发,重庆、成都、西安等西部地区已形成电子、机械、汽车等制造基地。2016年重庆、四川两地年产笔记本电脑、计算机整机达1.2亿台,手机达2.87亿部;重庆、四川、广西三地生产汽车近700万辆。这些产品销往欧洲、东盟等海外市场,带来巨大的跨境物流需求。

经广西出海的这条南向通道,将重塑沿长江运输至上海绕行大半个中国海岸线到东盟的传统路线,从东向到南向,正引发西部地区传统物流格局的重大转变,让西部地区从“末梢”走向“前沿”。

为建设好中新南向通道,作为海铁联运的中转枢纽,广西着力调整沿海铁路货运价格,从去年7月1日起,沿海铁路总运量九成以上货物运费均不同程度下降,集装箱每吨每公里降价幅度达20%,北部湾港实现与上海港起步海运费同价。

与此同时,桂渝黔陇四地海关、检验检疫部门共同签署支持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合作备忘录,推动南向通道通关一体化。

数据显示,与长江航运经上海至新加坡的江海联运通道相比,南向通道运距缩短约2100公里,运时减少15天左右,中转通关通检效率由4小时降低到1小时,铁路双向运费下浮30%,港口作业费率减免50%,中转关检费用降低80%,南向通道凸显出巨大的市场价值和潜力,对沿线企业有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而对市场敏感的企业早已闻风而动。

“力帆的摩托车产品将通过南向通道实现‘向南卖摩托’,以性价比更高的运输方式直达东南亚摩托车消费市场。”力帆集团副董事长陈卫表示。

“东南亚国家基础设施需求旺盛,但由于西北地区便捷出海通道的缺失,公司一直无法深度开发东南亚市场。”兰州市兰泵公司总经理李竟森说,借助南向通道,公司已将市场战略从以中亚市场为主,调整为中亚市场和东南亚市场并重。

记者了解,中新南向通道海铁联运班列常态化运行以来,货物运量呈现持续增长态势。截至今年1月底,渝桂班列已累计开行77班,从最初的一周一对到现在的一周三对,其它海铁联运线路也在不断加密,在周边国家和港口物流界引起巨大反响。

借力中新南向通道,2017年广西外贸进出口达3866.3亿元人民币,位居西部第三位,增长22.6%,再创历史新高,增幅比全国高8.4个百分点。

广西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柳工集团早已建立起强大而又成熟的销售服务网络。上汽通用五菱公司在印度、埃及的生产基地投产运营,在印尼的汽车整车制造项目也在建设当中。

同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柳工集团董事长曾光安和广西投资集团董事长周炼,高度关注南向通道建设,一致认为这为企业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并分享其红利提供了新契机。

由线到面,大通道“朋友圈”越来越大

在渝桂黔陇加快推进南向通道建设的同时,西部其他省区均通过不同方式表达参与南向通道的强烈愿望——

四川向商务部提出希望参与南向通道建设,陕西主动派代表列席南向通道四省区市工作会议,同时四川、云南、山东也与广西对接相继开通了蓉桂、滇桂、仁青桂越等铁路班列,充分利用广西沿海、沿边对接东南亚。

沿线国家和地区也热情参与南向通道合作——

哈萨克斯坦第一副总理马明表示,南向通道是经中国连接哈萨克斯坦和东南亚最近、最便捷的新通道,愿与广西加强合作,促进双方贸易往来、扩大合作;

泰国商务部副部长素提乐·颂提吉拉鹏专程考察经凭祥连接中南半岛的公路,希望畅通泰国与中国东部地区的公路物流;

香港港口、物流等商协会、企业共100多名代表参加广西南向通道推介会,香港冷链物流协会表示将跟进南向通道冷链物流的发展,香港付货人委员会表示将重点关注南向通道由南向北的“回头货”机遇;

老中经贸促进会开始频繁在老挝和重庆、南宁、贵阳、兰州等地牵线搭桥,推介老挝水果、燕窝等特色产品,通过南向通道共享机遇;

新加坡客商也看好南向通道市场潜力,由新加坡太平船务投资约100亿元建设的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项目,正加快推进。“该项目提供‘全天候、全过程、全方位’的服务,可确保各项证照审批的一次性通过率。相信未来更多东盟国家企业将把目光投向中国的西部省区。”新加坡浩瀚石油集团负责人吕建宏说。

今年1月15日,南向通道首批发自新加坡的北向货源运抵重庆团结村站。这批货物主要是工业品,从印度尼西亚廖内群岛出发,在新加坡港口中转,再开往钦州港,最后通过铁路北上重庆。北上贸易开始改变东南亚货物经西亚中转的旧有方式。

中新南向通道建设目前进展顺利,但要将通道培育成为持续稳定发展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来自广西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调研了解到,南向通道的国家级合作平台和机制尚未建立,跨省跨国交通基础设施薄弱,集装箱码头、深水港、航线、航班数量少,口岸综合配套设施不健全,多式联运成本仍有下降空间,周边货源组织力度有待进一步加大。

代表委员们建议,国家把建设中新南向通道列入支持西部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开放开发的国家战略。“北部湾港已建成万吨级以上泊位86个,预计到2020年集装箱吞吐量将超过500万标箱。”全国人大代表、自治区发改委主任刘宏武希望国家全力支持把北部湾港打造成为面向东盟的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

“广西、重庆、贵州、甘肃、青海等西部省市要共同完善铁路、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合力突破跨省交通运力瓶颈。”分别来自广西、重庆、青海的全国政协委员巫家世、王新强、马志伟一致表示,要在增强中新南向通道服务地区经济发展上下功夫,特别是要积极引导企业用好南向通道的发展机遇,推动跨区域经贸合作,密切与中国西部地区和东盟国家之间的经贸往来,拓展与中亚、西亚国际经贸合作。

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西代表团媒体开放日上,壮乡八桂发出盛情邀约。“中新南向通道是开放性通道,在初期形成示范带动效应后,将欢迎广东、四川、湖南等泛珠省区以及越南、柬埔寨等东盟国家参与,携手将南向通道打造成最便捷、最顺畅、最具吸引力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更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编辑:梁恩瑞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北海高新区去年完成规上工业产值118亿元 比增17% 2017年,北海高新区围绕市委、市政府实施“四大会战”、舞起“..
  • 广西贵南高铁开展 “学雷锋,做新时代青年” 专题座谈会 3月5日,中铁北京工程局广西贵南高铁项目二分部开展“学雷锋,..
  • 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开展学雷锋志愿服务活动 近日,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南宁高速公路运营有限公司玉洞西收费站联..
  • 广西“春风行动”力推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和返乡创业 2018年粤桂劳务扶贫协作暨广西“春风行动”启动仪式都安县现场..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4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
广西工会微信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 桂工网职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