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职工文化
首页 > 职工文化 > 好书推荐

《烈火三国》:“曹操脑子里有头山猪”

成君忆新作《烈火三国》令人称奇

作者:    文章来源:新民晚报    更新时间:2017-11-13 13:03:14.0    我要评论( 0 )

  汉灵帝的脑袋里钻进了一条大青蛇才导致他荒淫无道,并引发东汉末年的天下大乱?貂蝉与吕布自幼就已定亲,因为战乱才进了王允府中?貂蝉还有个姐姐嫁给关公为妻?一头山猪住进了曹操的脑袋,才有了曹操不断进取而又焦虑不安的一生?十多年前曾以一本《水煮三国》引起关注的成君忆近日又推出了一本文风、内容都相当奇特的《烈火三国》,成君忆表示:“《水煮三国》是调侃,是抖机灵,会产生阅读的快感,但《烈火三国》不是。《烈火三国》是深邃的,是那种洞若观火的深邃。”

  聊斋式“三国”

  成君忆把《烈火三国》称为一部“基于学术研究的创作”,但文风却并不“学术”,开篇便是神话故事的风格,写皇帝(汉灵帝)上朝时大青蛇从大梁上飞旋而下,坐上龙椅,突又消失。蔡邕对他的“同事”卢植解释说,大青蛇“隐喻着一个妖孽”,“那个妖孽钻进了皇帝的脑袋。”之后几年发生地震,蔡邕又对卢植解释道:“皇帝春情高亢,却又体质阴虚,内热迸发,因此有地震的征兆。”而脑袋里住东西的不只是皇帝,还有曹操。曹操的脑袋里住的是“一头青面獠牙的山猪”。山猪的形象最早出现在董卓的床头镜里。曹操手持七宝刀,准备行刺董卓,不想却从床头镜里瞥见两头青面獠牙的山猪。在此后的许多章节里面,山猪的意象不断出现,甚至还出现了一个报恩的母山猪珠娘。

  《烈火三国》的神话色彩还不止于此。神勇的关二爷被天神附体了。在随大军讨伐董卓前,他梦见有人对他说:“两个月后,你将会被天神使用,并因此成为闻名天下的英雄。”到了虎牢关时又有神秘的声音叮咛:“就是这个地方。天神就要在这个地方使用你。”所以虎牢关前斩了华雄的不是关羽,而是天神。此外,关羽的夫人胡氏善于作法,能够让柳树跳舞;周瑜死不瞑目,竟然用自己的鬼魂来向刘备讨要荆州;诸葛亮的手杖插在泸水之滨,竟然生出枝叶,长成一棵翠翠绿绿的茶树……对于《烈火三国》的独特文风,成君忆表示:“这一次,我大胆地采用了聊斋式的写作手法。”他认为《烈火三国》可以“成为聊斋版《三国》的同义词”。

  现代诗“乱入”

  古典小说中大都有诗词,《红楼梦》里的不少诗就为人们津津乐道。《烈火三国》中也有诗,但不是古体诗,而是现代诗,不少是从《三国演义》中的古体诗改编而来的,蔡瑁、诸葛亮、周瑜、曹植都会写现代诗。汉灵帝的《招商歌》原文为:“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书偃叶夜舒。惟日不足乐有馀,清丝流管歌玉凫,千年万岁嘉难逾。”在书中被改成了现代诗《小风歌》:“小风吹着哩,月亮照着哩,在它的叶子上美着哩。让我们为这美丽的夜晚沉醉吧,就在这月亮的光辉里,就在这情深蚀骨的欢乐里。”而注释中称:“汉高祖刘邦有《大风歌》,而今汉灵帝也有一首《小风歌》,可以互为映照。”

  第三十七章“在三顾草庐的路上”中更是多次出现现代诗,如诸葛亮所作的《春华秋实歌》:“谁说天地就是一盘棋局?谁说人生就是黑子与白子……”又如诸葛亮的岳父所吟:“雪花是飞鸟的羽毛,北风是命运的歌声……”而那首著名的“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也摇身一变成了现代诗:“世界原来是一场大梦,只有我独自醒来,醒来后看见那太阳,照亮了被梦想包裹的黑暗。”成君忆表示:“我有很多身份——文化学者,管理学专家,畅销书作家。但从本质上讲,我想我应该是一个诗人。我从少年时代写诗,一直到现在。”

  “考据党”出没

  虽然文风奇特,但若据此认定这是一本单纯搞怪的书却也有失偏颇。在《烈火三国》中也有很多考据的内容。比如对《三国演义》中的一些人名、地名和官称,成君忆都做了大量查考和校正——把“幽州太守刘焉”校正为“幽州刺史刘焉”,把“王子服”校正为“李服”,把“杨大将”校正为“杨弘”,把“江陵、南郡、荆州”还原为历史上的一地三名。大家熟知的东吴两位美女“大乔”“小乔”,经过成君忆的考证,在《烈火三国》中被改为“大桥”“小桥”。成君忆的依据来自《三国志·吴书》:“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

  貂蝉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但实则是一个虚构人物。在《烈火三国》中,貂蝉被赋予了胡姓,且从小许配给吕布为妻,后遭战乱才流落到王允府中。在书中,貂蝉还有个姐姐叫却非,是餐馆老板之女,嫁给了关羽。看起来这些设定一片混乱,但却也并非完全没根没据。元代无名氏创作的杂剧《锦云堂美女连环计》中,貂蝉姓任,小字红昌,自幼被许配给吕布为妻。而据《关侯祖墓碑记》和《全像通俗三国志传》记载,关羽的夫人姓胡。明成化年间的说唱词话《花关索传》里关羽的妻子也姓胡,名叫胡金定。

  《烈火三国》近日将上架。鉴于书中有诸多独特的解读,引起争议在所难免。据介绍,该书编辑曾将一些争议之处反馈给作者,但成君忆表示:“不要随意改动我的文字,要让这部作品完整地呈现在读者们面前。” 本报记者 王剑虹

[编辑:梁恩瑞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花俏 最美的那片茶花林,早已茶朵如花,俏依枝头。
  • 春恋 春,无声无息地来。随着而来的是欢笑,是蓝蓝的天空,是绿色的..
  • 织梦 朴实乐观的纺织女工们,用她们勤劳的双手在纺织机前用一根根纱..
  • 读画中婳 如读水月 饭饭去早了,临时在餐馆的鱼缸前拍的一组,两种美好放在一个画..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4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2
桂公网安备 45010502000061号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桂工网微信二维码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