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全国“天贡杯”《广西工人报》复刊30周年有奖征文大赛作品选登(十)

作者:    文章来源:桂工网    更新时间:2015-11-16 11:34:42.0    我要评论( 0 )

  “红籽醇”酒坊

  □杨建强(重庆)

  发源于大明山麓的龙湾河流水淙淙,蜿蜒绕过吴家坝田埂,田埂上那一大片几十亩秋高粱优雅地从不同方向弯曲下腰身,斜撑出牛心般紧实的穗子,紫中透红,肥硕撩人。

  在即将丰收的高粱地打了一天黄叶,劳乏刚刚褪去,姜云又坐在了田埂旁茅屋外边的石凳上,怀抱那只七弦琴,轻轻弹拨,试音,曲调悠悠响起,从埂上向四野逸散飘去,飘过龙湾河,飘进对岸山坳中那酿酒小院,那个有灯光的窗口。

  琴声深沉,哀婉如诉,这是一支世代流传在龙湾河的七弦曲韵,一支倾述爱慕思念的古曲。

  小院正屋里,亮堂堂的灯光下,一年轻女人正在分装酒液。用竹筒提子从勾兑好的大缸里舀出淡黄色的醇酒,灌进一个个土瓷瓦罐。一个小男孩趴在旁边小桌上涂鸦,忽然,孩子问道:“妈,姜叔叔为啥老是弹琴呢?”

  “你长大就知道了。”女人转头对孩子说。

  “妈,你眼睛又红了!”孩子惊喳喳地叫道。“别嚷嚷,吵着了外公睡觉——酒熏的呗。”女人微嗔一下儿子,转回头去揉揉眼睛。

  小院是一个家庭式酒坊,掌门人何师傅自创“红籽醇”——自酿高粱酒再加进本地野生果“红籽”(学名“火棘”,南方盛产)和山蜂蜜浸泡,酒色浅黄透明似琥珀,酒味醇净带甜酸,柔顺淡爽,滋养明目。在当地小有名气。

  三年了,每当月朗星稀之夜,姜云就会弹起这支悠长的曲子。山风拂过,高粱叶子沙沙作响,仿佛协力把琴声往对岸送。

  姜云知道酒坊里那女人熟悉这支琴曲。当年热恋时,月明之夜,他们常常相依在龙湾河边,他把这支曲子弹奏得婉转、缠绵,她沉醉在他怀里。

  姜云与那女人是在酿酒小院结缘的。那年,姜云的老爹六十寿庆,吩咐姜云去“红籽醇”酒坊买酒,走了十来里山路,来到了这散发着酒香的整洁小院,眼前的卖酒姑娘,顿使他眼前一亮:姣好光亮的面庞,玲珑的身姿,说话时白净的脸面泛出红晕,充溢着甜美醇酒熏陶的妩媚青春。那以后姜云老往酒坊跑,黏着姑娘的柔声笑语,买回老爹总喝不完的“红籽醇”。到秋天红籽收获季节,姜云采来老大背篓的红籽,还有那幅亲手书写裱糊的潇洒书法:“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获取了姑娘的芳心。在又一个红籽收获的季节,姜云也收获了爱情,入赘进“红籽醇”,做了酒坊未来的传人。

  他悔啊!在酒坊学会了酿酒勾兑技术,了解了酒业行情以后,心气高傲的姜云开始不满足于酒坊的小打小闹了。他要把酒生意做大,赚好多的钱。不顾女人和岳父的反对和劝阻,揣了几万元本钱,一个人来到县城,与人合伙做起了酒类购销生意。

  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走上利欲熏心的邪路的。因伪造假冒名酒且数量较大,姜云被抓进了大牢,服刑三年。这中间,女人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后来,他又收到了女人写给他的离婚协议书……

  蹲了三年大牢出来,他没脸回到“红籽醇”酒坊——那有女人有儿子有酒香的温暖小院。在村长家住了两天,一跺脚,姜云裹卷被盖涉过龙湾河,搭起一间茅屋,承包了那片被人遗弃已显荒凉的吴家坝田埂。他要用劳动与汗水去追回他的梦想——种植优质红高粱。三年中,与荒草烂泥斗狠,痛悔的发泄,血汗的净化,换来的是成梯的田垄在不断延展,高粱的收获也不断增加。收获的高粱,他都暗托他人以便宜很多的价钱转卖给了河对岸的酒坊。 

  小院里,孩子在说:“妈,我去河那边玩,姜叔叔抱我亲我,还流眼泪呢。”

  女人眼圈发涩,几滴泪珠落到孩子头上。

  “妈妈,你又哭了。”儿子扬起小手为妈妈拭泪。

  以前,琴声一飘过来,那女人便牵孩子进屋,关上门窗。但姜云相信,声音关不住,只要钻得进耳朵,便透得进心缝。

  果然,她渐渐没关窗了。

  “妈妈,你把外公喝的蜂蜜酒装进罐里做什么呀?”男孩不解地问道。那坛低度而甜醇的山蜂蜜泡酒是老外公的专供酒,从不装罐外卖的。

  女人仔细装满那罐甜酒,封实,用绳系好。“儿子,明天过河给姜叔叔送去。”

  “给姜叔叔喝?真好!他可喜欢我了。”男孩欢呼雀跃。

  琴韵悠悠,酒香浓浓,明天的月亮会圆的……

 

  香醇入梦 人生几何

  □康民田(辽宁铁岭)

  斗转星移,花开花谢,转瞬之间我在滚滚红尘中就度过了人生四十六个春秋。回首走过的流金岁月中,弥散着一缕淡淡的酒香,让我香醇入梦,陶醉其中,品味生活的苦辣辛酸,甜蜜芬芳。

  在我的亲人中,唯有祖父对酒情有独钟。在我的记忆里,祖父晚饭时都要小酌几盅,尤其晚年,常常以酒代饭。酒酣之后,他便打开自己的话匣,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起自己曾经遭受的苦难。

  祖父八岁而孤,少年时给人家放牛,青年时给地主家当长工,受尽了屈辱和折磨,尝尽了人间艰辛苦难,直到解放后才过上幸福生活。因此只有那芳香的美酒才会让祖父抚慰过去的伤痛。我从祖父酒后的诉说中,真真切切地了解了旧社会的苦难和祖辈们所遭遇的不幸,从而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

  “花落一杯酒,月明千里心。”记得我上师专的时候,平生第一次品尝到酒的芳醇和醉人。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欢聚在龙山脚下的一家小酒馆里,开怀畅饮,谈笑风生。几口烧酒下肚,让我感觉头重脚轻,飘飘欲仙,竟然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歌来。兄弟们也跟着唱起来,酒酣之歌恰似靡靡之音,伴着浓郁的酒香飘出很远,和水田里散发出的稻花香混合在一起,就连空中飞翔的蝴蝶、蜻蜓、鸟儿也在酒香里翩翩起舞。

  遥想当年我们青春年少,书生气浓,意气风发,张扬轻狂。可惜光阴似箭,一杯浊酒让时光匆匆而去。二年后在淡淡的酒香中,我们怀揣着各自梦想,走向了四面八方。

  在流金岁月中,酒香常常点缀我的生活。结婚时,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我和妻子共饮一杯美酒,让我们永结同心,笃厚甜蜜,情深意浓,恩爱绵长。

  时光荏苒,我在杏坛里辛勤耕耘了20多年,潜心钻研,悉心培育,春风化雨,诲人不倦,把一批又一批的莘莘学子送进了他们理想的知识殿堂。

  当大学毕业后,他们回来探望恩师时,我常常与弟子们觥筹交错,聊叙别后情形。一盏酒香一份情,桃李芬芳万里行。淡淡的酒香璀璨了我们师生之情,即使我们师徒远在天涯,也心心相系,情意相通。

  当自己的青春韶华已逝,浮躁的内心开始沉淀下来、寂静下来时,我便开始阅读写作,在文学世界里惬意徜徉。当读到一本好书、一则格言,完成一部专著、一篇美文时,我都会斟上一樽美酒,品上一口香醇,让淡雅的酒香,浸透到心灵深处,也弥散在我的陋室里,与翰墨书香交融在一起,净化我的灵魂。

  回忆自己的流金岁月,散发着淡淡的酒香和浓浓的书香,香醇入梦,让自己的人生摇曳多姿、精彩纷呈。

 

  玉柴人的自白

  □林奔(广西玉林)


  在玉柴

  工友们喝着南流江的水成长

  粗糙的双手变成一把把万能搬手

  风雨里繁衍出遍地的玉柴机器

  清幽幽地波动着玉柴六十多年的历史


  在这块土地上曾把一批“屠夫”慈化

  曾用铁鞭子把道路抽打

  破衣补丁遮盖了难忍的伤疤

  柳絮芒花的沧桑里放牧出嫁的机器

  把玉柴的名字叫响

  日月熬白了许多人的黑发

  皱纹雕刻了许多人的年华

  一件件异同的工具

  攒写着玉柴的历史

  涂写着玉柴的陈言新话


  六十多年的日子去了 

  粗茶淡饭的回忆

  馨香着苦涩的回味

  岁月在玉柴的棋盘上变幻

  改革激励着玉柴的辉煌

  绿色发展横亘在玉柴的骨里

  和谐共赢敲响着质量的生命

  年年增产的号子在响

  那部长满沧桑的厂志

  逐鹿创业的英雄已在史书的章节里歇息

  而青年正在成长 铁树正在开花


  玉柴 明月照亮的桂南

  有谁知道初创时忧怨的琵琶

  有谁知道开发新产品的艰难

  又有谁知道奋斗之路上苍凉的驼铃

  唯有这六十多年的玉柴大地才清楚

  这美丽的身躯里隐藏着多少苦难

  厂志里所记叙的一切啊

  你用绿色的光环照亮着我美丽的家园


  厂志的歌谣我唱了又唱

  动力大厦装订了无尽的悲欢往事

  在玉柴

  即使路滑人倒绝不会把骨气滑倒

  在玉柴

  我和工友们把日子过得死去活来

  让一颗颗螺钉拧紧玉柴的方针和目标

  让一条条动脉穿越我们的手指

  让一根根曲轴转动在自己的心里

  但惯性仍然甩不开这伟大的磁场

  因为玉柴的直白

  使我们知道

  什么样的花才是真正的花

[编辑:梁恩瑞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文明古国的人“讨厌”? 现代世界需多元世界观 这个世界并不秉持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逻辑。在多元而零碎的世..
  • 习近平:国际上的事情应由各国商量着办
  • 盲人小伙用标枪“照亮”人生 每天天亮起床一睁开眼睛,我们就可以看到这变幻万千的世界。然而..
  • 边境“吸毒村”的嬗变 凭祥市礼茶村距越南仅一步之遥,便捷的交通优势,曾让毒品快速“..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1935 广告热线: 0771-583230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4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2
网警备案号: 45010502000032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桂工网微信二维码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 桂工网职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