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数字报 | 投稿邮箱:tg@gxworker.com
工会工作
首页 > 工会工作 > 维权 > 劳动保护

北京薇薇新娘员工遭欠薪 工会提供法律援助

作者:王香阑     文章来源:劳动午报    更新时间:2015-01-27 11:53:29.0    我要评论( 0 )

  影楼装修放假 拖欠工资不发 老板不接电话

  北京薇薇新娘员工遭欠薪

  工会为薇薇新娘员工提供法援服务

  “北京薇薇新娘婚纱摄影在行业里是一家大公司,最火时有13家店,但从2013年11月起开始拖欠我们员工的工资。去年4月底,公司以店面装修为由让员工回家休息一个月,期间工资照发。后来影楼一直未营业,我们给老板打电话对方不接,至今还欠我们好几个月的工资呢。眼看就要过年了,拿不到工资,我们连老家都回不去。”近日,北京薇薇浪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薇薇新娘)的三名员工因单位欠薪,向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申请法援。

  “这三位员工都是来北京打工的外地农业户口人员,属于农民工,符合申请工会法律援助的条件,工会将为他们提供免费的法援服务。”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褚军花告诉记者。

  影楼装修老板失联

  员工遭遇拖欠工资

  “我是2009年9月中旬入职到北京薇薇新娘的,职务为司机,就是除了限号外,每天开车带着摄影师、化妆师和客人外出拍婚纱照片。一般是上午10点出去,晚上9点左右才回来,有时会更晚。冬天冷,夏天热,干我们这个工作很辛苦。”司机梁师傅介绍,公司未跟他签过劳动合同,他的工资是按日计算,即没有保底工资,上一天班给300元钱。

  化妆师小赵说:“我是2013年9月底被公司聘用的,单位没跟我签订劳动合同,工资标准是800元底薪加提成。每个月10日,公司以现金方式给我们发工资。”

  来自河北的小何是公司里的摄影师,2010年5月入职到北京薇薇新娘工作,月薪1500元加提成。在别人眼里他是幸运的,因为公司与他签订了劳动合同。“薇薇新娘的名声很大,我老家人都知道这个品牌。2005年前后最火,听说当时每天都有100多对客人来拍婚纱照,而每张单子都1万多元。我入职时虽然过了鼎盛时期,但每天也有七、八十对客人来拍片。”说起公司往日的情景,小何颇有些沉醉。

  “也不知怎么的,此后公司业绩总是不行。2014年10月前后,公司由台湾老板换成了姜先生投资、法人李经理管理,效益仍然不好,听说还赔了很多钱。从2014年11月起,公司开始不按时发工资了。”另一位员工介绍。

  北京薇薇新娘的员工大多是外地来京的打工者,不能按时领到工资对其生活影响很大,他们就天天催着领导发。就这样,虽然每月延迟20多天,大部分员工都拿到了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的工资。一位员工说:“有的店长跟老板关系熟,不好意思要,去年12月的工资还没给呢,最多的欠了5万多元工资。”

  小何说,2014年3月27日,公司以经营困难为由,口头通知他从次日起暂时回家休息,何时来上班再通知,而拖欠他的2014年2月、3月的工资并未结清。他多次催要,公司一直未给。

  2014年4月底,公司以影楼装修要停业一个月为由,通知员工回家休息,6月1日装修完成后等待上班通知,同时承诺拖欠的2月至4月的工资,待装修后上班时一并发放。化妆师小赵表示:“老板跟我说,5月份装修期间会安排我不定时的到单位来工作,工资照发,按2000元标准支付。”

  6月初,员工陆续给公司领导打电话问何时上班,开始对方以东西不到位开不了业为借口来拖延,九月份和十月份时干脆就不接电话了。

  开业时的薇薇新娘东四店

  工会提供法律援助

  仲裁开庭单位缺席

  “被拖欠工资的员工有五六十人,老板失联,钱拿不到,我们怎么生活呀?”遭遇欠薪的员工们很气愤。2014年10月,梁师傅、小何和小赵向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单位支付拖欠的工资。

  这三位从农村来的员工,对打官司一窍不通,后来听说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能帮职工维权,今年1月6日,他们来到法服中心求助。审查了职工提交的材料后,法服中心决定为符合条件的三名员工提供法律援助,委派法服中心副主任褚军花、工作人员安慧敏为他们免费代理。

  打官司有风险,输了就拿不到工资。详细了解情况后,褚军花和安慧敏发现梁师傅与小赵都没有劳动合同,小何虽然签了劳动合同但公司没给他,而单位又一直以现金方式支付工资。从现有资料看,无法证明他们是北京薇薇新娘的员工,所以要想打赢这场官司必须首先确认三人与北京薇薇新娘存在劳动关系。

  在褚军花、安慧敏的指点下,小赵、小何从社保部门开具了缴费记录,上面显示2013年12月单位为其缴纳了基本医疗和养老保险、2014年1月缴纳了基本医疗保险;针对梁师傅和小赵没有劳动合同的情况,又让他们联系了两位证人。“只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才能确保三位员工的请求事项得到支持。”褚军花说。

  1月19日上午9:15,西城仲裁委开庭审理此案。申请人一方是三位职工与褚军花、安慧敏,而对面被申请人席位上却空着。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单位露面,仲裁员宣布缺席审理。

  梁师傅、小何和小赵介绍了请求事项后又详细介绍了事实经过,两个曾在公司工作过的员工出庭作证,证明自己在职期间三位申请人就是该单位的员工。接着,褚军花、安慧敏逐一对职工的证据向仲裁庭进行陈述,最后,仲裁员宣布休庭。

  走出仲裁庭,几位职工心里很不是滋味。梁师傅愁眉不展,两只手不停地搓着,他告诉记者:“我在公司工作快5年了,对单位有感情,真不想走到这一步。老婆挣得少,我有两个孩子,大的19岁上大一,小的11岁在北京上小学五年级,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我父亲打过11年仗,参加过抗美援朝,与母亲在老家农村生活,也靠我赡养。拿不到1.1万元工资,我回不了老家。”

  小赵、小何也说:“我们也不愿意把公司告上法庭,实在是没办法了,好几个月没工作又拿不到欠薪,租房、吃饭都成问题。我们能理解老板的困境,赔偿、经济补偿什么的都不要,只要把我们正常上班没给的工资补发了就行。”

  薇薇新娘关张后房屋租给了他人,招牌已被拆除

  投资人及经理诉苦

  称自身也是受害者

  经过多次联系,1月25日,记者终于电话采访了投资人姜先生。出人意料的是,他有一肚子苦衷,表示欠薪一事跟他没关系:“我以前也是做婚纱摄影这一行的,薇薇新娘在行业里的名气大,它以前的老板是被称为‘教授’的台湾人李保长。通过中间人介绍,2013年11月我支付了80万元钱,承包了薇薇新娘新街口店。”

  姜先生告诉记者,当时双方说好先试运行半年,如果合适再签书面协议。“因为李保长在行业里有一定名气,我很相信他,所以这些都是口头约定的。”他说,刚接手没几天,原来的十几名员工就突然一起不来上班了。“这时我才发现公司有很多问题:之前员工打伤客户被电视台曝光,此客户带着一些人到店里来闹。给李保长打电话,他说当时在台湾,为了做生意,我只好先给了客户18万元钱,以后再由李保长把这笔钱还给我;公司以前还有很多外债,接手后就都找我来要账,我卖了一套房子,还了100多万元。现在我还背着个60多万元的案子呢,我都不知道哪来的债务。所以,我也是受害者,掉进了别人的陷阱。”

  随后,收到记者短信的李经理也打来电话,表示自己虽然名义上是北京薇薇浪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但实际上只是负责日常运营管理,没有任何财务权力。“这公司的法人经常换,普通职工都当过,这些您可以从工商登记上查到。”她说。

  姜先生与李经理均表示愿意就此事进一步沟通。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编辑:gaoy ]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符合条件的文章
文章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 阿里巴巴成立香港青年企业家基金 规模十亿港元 2月1日下午消息,阿里巴巴集团今天宣布成立十亿港元的香港青年..
  • 揭网购“差评”改“好评”产业链:一个收费260(图)
  • 贵港油菜花期待经济与生态效益双赢 去年秋收后,在自治区农业厅扶持种子的基础上,我市在市区北环..
  • 蚂蚁金服开评草根信用 近日,阿里系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旗下的芝麻信用开始在部分支..
桂工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3-2018 by www.gxwork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 0771-5853642 广告热线: 0771-583230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4510020130001 桂ICP备12000277号-2
网警备案号: 45010502000032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桂工网微信二维码 桂工网微博二维码 桂工网职工在线